谈人生


随笔1146 阅0 评

“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。”

读到苏轼“赤壁赋”里的这句,不禁感叹人类的渺小。遥想当年,曹孟德百万雄师下荆州、过江东,何其壮观,然终被周郎所败,折戟北归。纵使秦皇、汉武,称霸一世,也不过岁月长河中的一瞬,何其渺小。很多帝王想逆天改命,留住这权势,这天下,求长生不老之术,终难违背自然规律,苍苍老死,更有甚者,丹药中毒,崩殂于壮年。

似李白、苏东坡这般“放怀形骸以外,浪迹山水之间”,又如陶渊明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之人物,放眼历史,少之又少。世人或困于金钱,或困于权势,或困于美色,求之不得,得之不足,难于释怀。

有人埋头苦干,收入颇丰,然见其穿地摊货,带隔夜饭,早餐吃三两米粉,不禁感叹:忙忙碌碌,挣钱何用?

我们都笑守财奴,又经常因存款不足、收入低微而伤感,很多时候,我们倒是想做一个有钱的守财奴。我们都骂吹牛拍马、阿谀奉承、巧舌如簧的人恶心至极,很多人却把和珅之辈当人生楷模,只恨没有和珅的口才,处事的圆滑,比城墙还厚的脸皮,为达目的可以卑微到地板上。

又有人经常手里拿着曾国藩、左宗棠、李鸿章传记反复品读,想有朝一日能学他们的十分之一,便也可以光宗耀祖。

有句话说:人们不会在乎你过去多黑暗,只会看你现在有多风光。人们不会骂杀人如屠猪宰狗一样的曾国藩多残忍,只会赞叹曾国藩处事哲学多高明,两江总督,权倾朝野。

人生很短,短到十几年前上大学的样子还清晰可见,短到六七年前分手的样子仿佛没过多久,短到三年疫情恐怖的样子还在脑海盘旋。既然人生这么短,为何还会有这多忧愁?就不能好好过好每一天。像苏东坡一样放浪于形骸之外,多感受山川之美好,少烦恼那些身外之物,什么金钱、名利不必强求。

最后更新 2023-12-24
评论 ( 0 )
OωO
隐私评论